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播完了,玄幻剧的“大武侠”式探索成功了吗?

发布时间:2019-09-19 18:30:00 来源:918搏天堂app-918搏天堂官网点击:3

  作者|谢明宏

  编辑|李春晖

  从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开始,武侠开启了向仙侠玄幻的探索。人们御剑飞行、斩妖除魔、谈情说爱,迅速开创了新的小说流派。到近年荧屏大吹玄幻风,武侠精神似乎又彻底式微。

  

  但在仙气缥缈的大潮下,不乏一些滥竽充数的作品。他们沉浸在流量明星与特效的陷阱中无法自拔,反而失去了玄幻应有的神髓,沦为群嘲对象和市场弃儿。究其原因,是没有把讲好故事放在首位,本末倒置的去追求视觉奇观。

  几部扑街作品之后,人们对玄幻剧甚至都开始审美疲劳。在低迷的市场中,刚刚收官的古装玄幻剧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播出过程可谓一波三折,但最终却逆势拿下了令人咋舌的收视成绩——连续数周同时段全国网收视第一名,爱奇艺网络播放总量破22亿,#轩辕剑之汉之云#话题阅读量达22亿。

  

  是玄幻回春,还是另辟蹊径?在硬糖君看来,归根结底,还是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再次回到了武侠的经典母题之上——兄弟之情、家国大义、正邪对抗、万丈豪情。

  不再拘囿于小情小爱,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用多线叙事完成了对人性、战争、善恶的探讨,既是玄幻的探索,也是玄幻的回归。

  渡尽劫波兄弟在

  “奇诡荒诞,至情至性”,是玄幻剧创作的黄金准则。一方面,奇诡荒诞是玄幻的自身特色不能丢。另一方面,至情至性是艺术感染的本源需保留。

  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由张云龙、于朦胧、关晓彤、张佳宁领衔主演,以上古传说为背景,讲述了三个远古战国,两队骁勇善战的国之勇士,围绕着上古神剑轩辕剑展开正邪较量的故事。

  尽管是玄幻剧,但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却用玄幻的外衣传递着武侠世界的情怀。无论是兄弟情、姐妹情、男女情、家国情,说到底都是以情动人。

  

  早期剧情中,分属尧汉中“飞羽十杰”之首的焉逢与骁月国“铜雀六尊”里的“白衣尊者”暮云,频频拔剑相向。归心谷一役,得知恩师被杀的暮云更视焉逢为杀师仇敌,势不两立。

  这一时期,暮云与焉逢两兄弟,纵使相逢应不识。所处阵营的割裂,导致他们的“对抗”成为主题。

  兄弟两人的个性,也在碰撞之中得以展现:焉逢重情重义,智勇双全。而暮云孤傲冷僻,似乎难以相处。这种对抗,使得早已窥破天机的观众感到煎熬,也为后来的和解做了细腻的铺垫。

  随后,紫衣尊者高伟光与黄衣尊者张峻鸣一起设计,令焉逢亲眼见证暮云屠戮飞羽的场面。让他对暮云发出“杀我同袍,血债血偿”的痛心呐喊,让焉逢误认为暮云是利用他,俩人的兄弟情义进入冰点,虐心再升级。

  

  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兄弟阋墙,相煎何急?当两人要决一死战时,耶亚希赶到说出两人的兄弟关系,和当年失散的真相。

  如同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陈家洛与乾隆,《绝代双骄》中的小鱼儿与花无缺,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用兄弟阋墙再和解的方式,完成了对传统情怀的致敬。这种仪式感在结局轩辕剑合体时达到高峰:渡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
  

  朝暮合体,对抗酋魔之时。暮云理解到了焉逢的苦衷和对自己的付出,说出了“有兄如此,死而无憾”的感慨。焉逢与暮云两兄弟终于达成了精神上的合解与理想的契合,轩辕剑合二为一,战胜邪恶。

  有情皆孽,无情最苦

  焉逢与赤衣约定在幽山城外交换人质,宇文仪反对此事,被紫衣三言两语间气走。赤衣在一旁感叹“有情皆孽,无情最苦”。这八个字也奠定了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感情基调:爱别离,怨长久。求不得,放不下。

  

  而具体的戏剧矛盾主要体现在:亲情的难割舍,爱情的求不得。横艾与磬儿本是轩辕剑的执剑仙子,但磬儿却爱上紫衣商睿,最终堕魔。横艾则几度克制对焉逢的情感,不惜沙化。

  更让人唏嘘喟叹的是磬儿最后为了救姐姐横艾,不惜威胁丧心病狂的酋魔。而在洛水仙子使出祭偶灭灵时,磬儿却又甘愿为酋魔抵挡。她倒在酋魔的怀中,问了一个自己一直不敢问的问题:“如果我不是轩辕剑的执剑仙子,你还会为我停留吗?”

  酋魔仰天长叹,就连他也不知道答案。爱情的卑微与难解,在磬儿与酋魔身上得到淋漓的体现。而暮云焉逢两兄弟的感情,也在剧中历经坎坷:

  

  暮云剑气纵横,误杀挚爱兰茵,只用冷漠示人。兰茵为暮云历经生死,第一次因为暮云剑气爆发伤了兰茵,兰茵的肉体被他的父亲运回了山海界而神识却留在了人间。第二次,横艾为兰茵制造肉身,虽然只有短短数小时,但她仍要为暮云吹一首追昔。

  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君知否?抚今追昔之间,暮云和兰茵诠释了有情不在朝暮的真谛。而正邪较量后,耶亚希苦等焉逢百年,虽然肉身泯灭,但终于能化身烛灵与爱人厮守。

  

  更为难得的是,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对亲情的刻画也入木三分。最后耶亚希要化作烛灵,献身天下的时候,周海媚饰演的母亲苍梧长公主的话令人动容:“天下的事,与我何干?”

  情路的坎坷,催生的是对姻缘无常的感慨。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的情感线多而不杂,既有生离死别的壮烈,也有无声胜有声的温存。传统武侠如《天龙八部》均采用了“无人不冤,有情皆孽”的模式,这也是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对传统的回归。

  此身何惧,六军辟易

  在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的家国描写中,也呈现了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武侠情怀。耶亚希最终取得母亲的谅解,正是靠着家国大义。周海媚饰演的角色既是耶亚希的母亲,也是苍梧族的长公主,她对天下需要责任和担待。

  

  金庸作品《雪山飞狐》中的胡斐; 《神雕侠侣》中的杨过; 《天龙八部》中的萧峰、虚竹等形象。他们都经历了从行侠仗义、扶危济困的小侠,逐渐发展到为国为民的大侠。

  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中暮云与焉逢,一开始也只是尧汉和骁月争夺天下的棋子,随着阅历的丰富和世情的洞察,他们越来越将个人的得失荣辱抛诸脑后,而将天下的担子扛在肩上。

  在对众生的悲悯情绪的酝酿下,故事的矛盾也推向了暮云焉逢两兄弟对酋魔的正邪较量。暮云焉逢两兄弟不惜化作剑灵、强梧拼死射出最后一箭、耶亚希点燃天烛同归于尽,《射雕》中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情怀在此得到升华,讲的是玄幻故事,传递的仍然是侠义精神。

  

  为国为民最重要的外在表现就是仁爱,乃至杀身成仁。当一个侠士把自己的武功和仁爱高度结合到一起时,才真正完成“大侠”的升华。

  舍身成仁,是武侠世界难以割舍的主题。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的主线也是不断舍身,不断成仁的路线。无论是为爱献身,还是以身许国,他们都用生命完成了对信仰的祭奠。

  尽管这一过程显得虐心催泪,但却是该剧最为动人的精神内核。人物的言行举止有了坚定的逻辑信念支撑,视觉特效便不会喧宾夺主。侠义精神和家国情怀牢牢得把剧情推向最后的对决,多线的叙事最终归拢于正邪之间,有的放矢。

  由于背景的虚构和架空,在如今绝大多数的玄幻剧中,我们很难看到任何有关历史背景或现实隐喻的内涵。这些光怪陆离的场景,没有了现实关切,以至于到最后只剩下美人、美景和特效。

  

  如此一来,我们在电脑特效编制成的精美绝伦的镜头当中,感受不到任何打动内心的情感力量。这类“空心”玄幻剧,常让观众感到不知所谓。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对传统武侠伦理的回归,一方面使得剧情内核变得扎实,另一方面也为玄幻剧的未来发展提供了范例。

  也许武侠的外衣已不再令人惊喜,但其中的侠义家国的内核,仍然是玄幻剧最需要重视的主题。